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 山水比德

  • 项目名称: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 项目地点:北京通州
  • 设计公司: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设计自述:盒子里的山水

一次关于未来社区景观的思考和实践 

 

文/孙虎

 
最近,很多人在问我关于大区景观的营造趋势。
这有两个事件的社会背景:广东省房协发出一纸“关于请提供商品房预售许可有关意见的紧急通知”文件,深圳首个现售房即将入市,中山通过出让土地大规模试水现售制......
喧嚣之中,我在冷静地反思:
没有了展示区的大区,会不会变成另一个“展示区”?
展示区,又如何不能是大区,或者说大区的雏形?
......
我想,这需要本质的去理解大区“所谓大学者,非谓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梅贻琦校长这话给了我一些借鉴之处:大区,并非是空间之大,也非功能之大(全),而在于人之大 - 以人为本,存乎生活,关乎情感。
从这一点,以社区换言大区更显精确:强调空间的生活本质,强调空间的社会属性,强调人与人的积极日常。
如此理解,哪怕是展示区,我想也不乏社区本质的景观想象,以及生活理想的现实意义。
结合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展示区景观,试着做一回探索性尝试。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后场设计草图

| 共享与开放,新老北京的栖居传承
当代置业孙帆总刚找到我的时候,他们已经与其他景观机构有了一段时间的推进,只是碍于方案不尽如人意,一直未有实质性进展。半路介入项目,难度平白增加许多,所以必须有另辟蹊径的方式。
事有凑巧,那一段时间,我也正在反思深水区里的展示区景观怎么引入社区逻辑,达到“所见即所得”的效益。所以,当孙帆总找到我的时候,我并未就项目的具体设计发表什么看法,而是彼此交流了一些关于社区景观的设计痛点和创新趋势:山水,空间,体验,生活,交往......彼此的共识,让孙帆总给了我们充分的信任和支持,这里要特别感谢他的思想碰撞和信任,支持。
设计最初,我让大家抛开常规套路,形式,空间,动线......而是直接抛出一个当代栖居的普适性问题:如何消解商品房社区带来的陌生化,冷漠化几轮七零八碎的讨论,在场所精神中我们挖掘到该项目的设计理念:共享与开放。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转过会所,云雾之间乍现一抹林泉高致

项目所在的通州,是北京功能外溢的行政副中心,被誉为“新北京”。那么,新旧之间的传承纽带因何而成?在对北京传统居住精神的研究中,我们发现无论是“老北京”的当代人,还是‘新北京’的当代人,依然对于北京传统的生活空间,胡同范式有着发自内心的喜悦,“胡同和四合院是老北京的城市血脉。胡同弄巷里的多户家庭,共享着开放的空间,公共设施,活跃的邻里关系造就了胡同的社区活力”。
在胡同精神的背后,我们挖掘到开放和共享老北京栖居范式。我想,这足以为借。
| 盒中的山水,重建邻里的积极日常
如何去演绎现代栖居的共享与开放?
如何转译胡同的栖居范式到当下的生活文明中?
我记得一些研究社区的社会学家曾提到过“场共同体”的概念 - 相较于传统的熟悉人社区,商品房构建的新型社区,呈现出陌生化和冷漠化现实的背后,实质是邻里发生关系的“场共同体”的缺失。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隔面观山:山行其中,相互成景却不相见

我想这就是我们期待已久的设计目标,“场共同体”:以开放和共享作为空间精神,重新有意识地构建真实的对话,真实的交往关系,以消除异化的日常生活,构建一个更加积极参与的日常生活场景。
在这样一个目标的作用下,如何构建一个推动和实现人,自然和社区之间良性互动和可持续发展的“场共同体”?我们需要进一步的落地路径,“盒子里的山水”。
“盒子里的山水”呈现出两种体验:山水的空间体验“林泉高致”和山水的生活情趣“群贤畅叙”。
林泉高致,是“场共同体”的物质环境营造。以山水“可行可望可游可居”制造人与自然,人与空间交互的物质环境,丰富空间层次的情趣性。在该项目中,我们力求“行山涉水”为空间叙事,让本来的平铺直叙转换为“成岭成峰·远近高低”的柳暗花明。
群贤畅叙,是“场共同体”的生活内容赋能。以积极日常制造人与人交往的契机,赋予空间功能的多义性。那么,这个项目我们试着解构常规的室内功能如书吧,茶室,花艺等复合并嵌入景观空间,形成人际互动的枢纽和契机。
“林泉·群贤”,即意在通过探索“林泉高致”的山水与生活的可能,尝试在当代意趣下构建“群贤畅叙”的“场共同体”。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涉水其里,壶中山水,云雾遮罩,咫尺之境,却是千里江山

| 笠翁峭壁,芥子须弥的闲情偶寄
在我刻意的引导下,该项目的头脑风暴一反常态,花费许多精力在务虚的发散上。看着整个团队早已跃跃欲试的设计冲动,我想差不多是进入项目实操的时候了。
项目位于通州核心区,没有特殊的场地条件和资源优势。前场是局促的市政沿街面,后场则是一块径深不足十五米的下沉空间,两侧距离也不过二十多米,空间有限。
如此局促的空间,如何实现最初的设计目标?
回溯古典园林“以小见大”的经典,我想李渔足以为师。
“地止一丘,故名 '芥子',状其微也。往来诸公见其稍具丘壑,谓取芥子纳须弥之义。”我认为李渔之意,不仅在于芥子须弥的构园法式,更在乎偶寄于园林的生活闲情,音律编剧,修容治服,种植颐养......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观近看各成景

而在具体的设计上,李渔的“笠翁峭壁”更是提供了直接的借鉴 - 会所后场出口的挡土墙 - 一反常规挡土墙的“粉壁为纸,叠石为绘“式的处理,而是采用‘笠翁峭壁......蔽以亭屋,仰观如削,则穷崖绝壑无异’。
对挡土墙予以打破,解构,形成一出前后错落有致的体块组合。在体块组合间,形成了处“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山水空间。同时这些空间体块被寄予生活的功能,使室内功能室外化,成为共享社区的雏形空间体块的功能主题在抽象的形式下回归中国文化精髓 - “书,画,茶,棋”再通过廊道的联系,将其形成组合式的空间,在不同空间体验构筑的景观体验线索中呈现为层次丰富,起承转合的山水格局,恰似一处“行山涉水”的林泉高致。
| 帆动自然,艺术介入的当代语言
设计一步步聚焦,从项目精神到空间手法,直至设计语言的定格。
本项目以“潞河督运图”为灵感来源,提取通州文化元素“帆”,作为设计主题,将“云天之间,帆动自然”古通州的盛势之态,极简之中大肆铺陈。
前场是整个景观序列的开头,是整个景观序列的重点,此处运用了阵列式雕塑“万帆”渲染热烈氛围。而会所前的艺术景观灯景,则与后场的空间形成虚隐的轴线关系。整体的前场空间构筑了一出“万帆林立人如蚁,灯火星罗浪白鸥”的恢弘大气,恍然间感受到通州的历史底蕴与气势。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在动线空间中营造可穿行,可进入的山水空间设计

此外,对于后场的体块进行了“帆”式细节优化和提升。为力求将注意力驻留在空间本身及其承载的生活闲情,体块的立面并无过多的装饰。但为了弱化体块彼此的对峙感,设计对体块面向为何空间一面的棱角进行了曲线式的处理,暗喻“帆”御风而行的曲线之姿以及运动的神韵。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从去年开始,我便开始旗帜鲜明的提出“为生活而设计”,便是有意于营造有温暖,有温度的景观。但在探索的实践过程中,我发现这种温暖并不止于色彩的温暖,以及空间的宜人尺度,关键的还是在于人性的充分表达和绽放。
而这种绽放,我想不仅需要诗意的空间,更需要一种功利的空间:
让人因此走出私宅,放浪形骸于自然造化间;
让人因此走出自我,嬉笑怒骂于你我他之间;
让人因此走出冷漠,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之间;
......
这即是,北京通州当代万国城MOMA。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山水比德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于景观设计网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景观设计网立场如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稿,需注明。“文章来源:景观设计网”如有侵权,请与发布者或我们联系。
投稿邮箱:jgsjcc@163.com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于景观设计网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景观设计网立场。如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稿,需注明“文章来源:景观设计网”。如有侵权,请与发布者或我们联系删除。
景观设计网 » 北京通州万国城MOMA景观设计 | 山水比德

Leave a Reply